03版:都市 2 上一期  下一期 1  
柳州新闻网
旧版电子报
2019年7月11日 星期
下一篇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一名龙城中学女生的最后下落
——贺智华“失踪案”始末(4)
寻访组在马泗乡红色文化广场
马泗乡红色文化广场
位于马泗乡的都宜忻游击队纪念馆
寻访组在稀饭坳采访

□本报记者 李广西 赵伟翔 陈跃文 韦斯敏 文/图

在“失踪”大半个月后,贺智华突然来信缓解了全家的悲伤情绪,但她在信中没有透露具体行踪,不免让家人产生新的疑惑:信中提到的“离城市有百把里远的村里”在哪里?她如此匆忙,究竟在干什么?写完这最后一封信,贺智华又经历了什么?

1

来到“山那边”

两个多月来,我们在南宁、柳州、河池、来宾等地寻访时,在一些相关纪念馆、广西党史资料里都能找到贺智华的身影。这些资料里,她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均指向了“大塘”。

为了寻找贺智华的最后下落,2019年5月23日,我们启程前往来宾市忻城县大塘镇寻访。

往大塘途中,经过了马泗乡,一个位于红色文化广场的都宜忻游击队纪念馆吸引了我们。进馆中一了解,原来马泗便是著名的都宜忻游击队的根据地。馆内显眼处便是贺智华的事迹陈列。很显然,贺智华信中所说的“离城市有百把里远的村里”就是这里,“正义的行动”指的原来便是投奔都宜忻游击队(后称都宜忻人民解放总队)。

马泗乡位于忻城县北部,东与大塘镇新村交界,西与宜州市福龙瑶族乡龙桑村接壤,南与城关镇木排村、思耕村毗邻,北与欧洞乡永合村相依。在过去,马泗可谓穷乡僻壤。一个惯居城市的中学女生是如何到这穷山村来,又为何而来?

贺智华的同学、战友陶溢回忆,贺智华是跟随一位化名为小陈的同志来到游击队的,贺智华“失踪”当晚的接头人也正是小陈。这个小陈来头可不小,真名叫梧裕茂,柳江区流山镇人,曾在龙城中学待过。1948年5月,加马武工队(1949年3月扩编为凤凰山游击队,即都宜忻游击队前身)成立,梧裕茂任队长。后来,他又出任都宜忻人民解放总队第四联队队长兼政委。

对于当年的情形,梧裕茂曾在1985年10月15日,龙城中学举行建校50周年庆典上讲述过。

原来,贺智华“失踪”前几个月,其同学陶溢、陈盛德就先行离开学校,参加都宜忻游击队,两人分别化名“老马”和“小周”。陶溢在回忆文章中提到,1949年3月的一天早上,他和陈盛德正在马泗乡冷水村集中学习,梧裕茂过来跟他们说:“我们又来了一位新同志,是你们的同学,是谁先不讲,见了就知道,但不能叫真名,她已经改姓刘了,以后就叫她小刘吧。”梧裕茂同时还特别强调:“为了保密和安全起见,你们见面和以后相处时,不能暴露同学关系,不要过多接触和谈论往事。”

中午午休,梧裕茂领着“小刘”出现,陶溢、陈盛德一看才明白,原来是贺智华。三人相视而笑。

几个人交谈片刻后,梧裕茂便安排贺智华在村民孙朝佑家住下。贺智华出行仓促、行李简单,没有什么可安顿的,便跟着他们一起去开会了,开始了她向往已久的“山那边”的生活。

2

正义的行动

1949年初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特别是百万雄师过大江后,蒋家王朝覆灭在即。同一时期,都宜忻游击队发展迅速,由小股武工队发展到公开武装起义,各种活动越来越活跃。

贺智华很快被分配到冷水村一带做妇女工作,一面宣传革命道理,发动妇女起来翻身闹革命;一面教农民识字,普及文化知识。据陶溢回忆,当时贺智华为了解决教材问题,她深入调查研究,就地取材,根据革命生产需要和群众习惯编写教材,把宣传革命道理同学习文化结合起来。为了和村民们打成一片,贺智华脱下学生装,一身村姑打扮,还日夜向群众苦学壮语。这些正如她在信中所述那样“处在一个离城市有百把里远的村里,开眼见的全是朴素健美的朋友——农民”“所以我经事前调查好的,一切都以朴素为原则,现在你们可明白一点了吧!”

贺智华迅速和贫苦农民建立了感情,受到他们的爱戴,大家都称赞她聪明能干。住家孙朝佑夫妇更把这个远道而来的游击队女队员当亲生女儿看待。他们准备给独生女儿办婚事,还特意跟贺智华商量,并听从贺智华的建议,一改传统,按新风俗办理。

不久,贺智华调到果后、龙锁一带,跟随老同志做老区的巩固和新区的开辟工作,重点仍抓妇女运动,组织妇女会、儿童团。因流动性大,工作十分辛苦,特别是开辟新区,常常昼伏夜出,跋山涉水,单线扎根串联,秘密进行组织发动,这需要更大胆识和才干。贺智华没有任何怨言,她虚心请教老同志,事后认真汇报,很快便能独当一面。有老同志打趣地问她:“你掌握情况详细,内容具体全面,讲话活泼生动,妇女爱听,工作方法算是解决了,但让你一个人走夜路,你怕不怕?”贺智华说道:“开始是不习惯,不适应,心里有点紧张,但走惯了,也就没什么了,只要心里有了群众,身边有了群众,就什么也不怕了。”

在陶溢印象中,还有两件事让他记忆特别深刻。1949年4月,为提高干部军事素质,适应工作和战斗的需要,组织上把老马(陶溢)、小周等12位年轻干部组成武工队,由小陈(梧裕茂)带领在宜山、忻城边境迂回活动,白天隐蔽上课,夜晚行军转移。这时,陶溢遇到了贺智华,发现她老练多了,黑夜行军,跋山涉水,越沟过坳,行动非常敏捷。每次夜行时,贺智华总要走在前头。她担心陶溢眼睛近视,行动不方便,常抢过干粮袋给自己背负加码。这让陶溢很是感动。

1949年5月,部队集中在马泗乡果达村,与凤凰山游击队会师,组建桂西北人民解放军第五团。贺智华被分配到团部政工队工作,在做好对外宣传和社会调查的前提下,她还经常主动深入连队,教战士唱革命歌曲,上识字文化课,协助连队做好宣传工作。一天,组织交办一项紧急而繁重的任务,要在一个晚上,把国民党马泗乡公所粮库的几万公斤粮食全部拿到手,把一部分转移到根据地,一部分发给贫苦农民。行动本来不需要女同志参加的,贺智华坚决要求参加。后来,组织上只批准她参加记账工作,但实际上,她不仅完成了记账,还做了大量的清仓分粮工作。

3

血染稀饭坳

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逼近湖南、广东,各地游击队也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继挫败国民党都安县长方继麟的围剿后,桂西北人民解放军第五团又分别缴获欧洞敌人武装和攻克国民党忻城县城,威胁广西的柳邕、柳宜公路和黔桂铁路。

忻城的大塘镇位于忻城县城北部59公里,东与柳江区里高镇交界,南跟思练镇相连,西与欧洞乡接壤,北和宜州市三岔镇相邻,自古是交通要道。1949年5月21日,遵照上级关于“跳出外线,破坏敌人交通运输线”的指示,游击队决定攻打驻守忻城大塘的国民党军队,以配合解放军渡江南下。

据陶溢回忆,根据部署,团部直属机关留守驻地,政工队也不例外。当领导宣布命令后,贺智华坐立不安,赶忙去找领导,请求批准参战,还摆了许多道理说:“哪怕是帮部队运弹药、干粮、开水,看管战利物资和俘虏也好。”经领导慎重研究,同意只抽两名女同志随部队出发,任务是护理伤员,贺智华、罗素仙的参战要求被批准。

经过一夜行军,部队到达了大塘附近的都六屯,封锁交通后便隐蔽下来。经侦察,得知敌人因我部队曾攻克忻城、欧洞而惊恐万状,正在大塘召开紧急会议,守敌戒备森严。于是部队放弃袭击大塘,改为拦截敌军车辆,夺取军火物资。

5月25日这天,由于部队在白区活动,行踪有所暴露,敌闻讯后连夜从柳州调56军警卫营赶至大塘,抄小路袭击部队,在都六扑空后便又折转回大塘,在公路边的稀饭坳与部队遭遇,发生了抢占山头的攻坚争夺战。部队士气旺盛,作战勇猛,消灭了一批敌人,激战了一个下午,黄昏时才撤出战场。此次战斗部队牺牲了7人,其中就有贺智华和罗素仙。

然而,两名女战士牺牲的准确地点、如何牺牲的等问题至今仍众说纷纭。70年后的2019年5月23日,我们来到了大塘战场的所在地——稀饭坳,试图解开这些谜团。

(未完待续)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要闻
   02版:逐梦新时代 画卷新柳州
   03版:都市
   04版:柳钢专刊
   05版:融水专刊
   06版:我的城市我的家
   07版:奋进新时代 共圆复兴梦
   08版:视觉
一名龙城中学女生的最后下落
发挥余热 助力脱贫
红色记忆代代相传
柳州日报数字报        柳州晚报数字报

地址:广西柳州市潭中东路72号柳州报业大厦   邮编:545006   区号:0772   传真:2839513
发行热线: 2851148   2822509   日报编辑部:2822019   2827030(传真) 日报记者部:2827035   2825873
广告热线: 2853325   13877213344   18607720867   财务部:2821843   柳州新闻网:2821844
证件遗失:286068025   招商热线:533193025   订报·发行投诉:2851148(日)   18907721144(夜)
记者部电子信箱:lzrbjzb@lzrb.com
所有内容为柳州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